為什麼有系統的佛教修行系統如此難尋?

解脫協會緣起與願景

解脫協會,是由羅卓仁謙發起、第十七世大寶法王授權的佛學交流組織,計畫藉由翻譯、研究、講座與實修活動,促進佛教思想與實修的交流,並在華人地區建立普羅大眾都能輕易上手的佛法修行傳統。

華人學習佛教,往往會面臨到幾種問題:

常常都是一句佛號、放空打坐一招用到底,當面臨到問題時,卻使不上力…

每個法師的說法與主張都不一樣,只能人云亦云…

學習過度學術化的佛學,又被人認為是世智辯聰…

「這些問題的關鍵核心,就是不知道佛法明確的學習與修行順序」 – 羅卓仁謙

缺乏完整的修行架構,堪稱是學習佛法的最大障礙


這是因為現代的華人佛法,在經過清朝中期的政治操作,已經幾盡失去其完整的修行架構與佛法訓練,大家對於經論越來越陌生。儘管清末明初,有一批大法師與大居士們,向日本佛教學習,帶回了許多的佛法資料,但卻也被後人認為「這是學術,不是佛法」。

許多人在面臨這種狀況之後,走向藏傳佛教,認為藏傳佛法中保有了完整的學習制度與修行次第,但一樣也面臨到了語言、地區和文化上的隔閡等多種問題。

許多人嘗試「將藏傳佛教的修行體系帶回華人地區」,但是…


一方面,當學院邀請某一位藏傳法師來華,對方也會因為簽證的問題、語言的問題而無法快速地開始教學,好不容易能夠溝通了,法師又到了該回學院工作的時候…

另一方面,當華人前往藏地學習,得先克服許多的關卡,好不容易進入了學習制度,卻也只能受到一般的藏僧教育,而語言能力等等隔閡,又會令人在吸收時大打折扣…

另一方面,最精英的學者與實修者,都會被藏傳佛教留在自己的寺院與關房中教育英才,每年一次巡迴性的亞洲演講,就已經是與他們接觸最大的機會,這短短的時間,根本學不到什麼系統…

因此,許多人都會說:

「我的上師離我好遙遠,我要怎麼學習?」

讓華人與藏傳佛教在「平等」的條件下互相學習,是解脫協會的最大心願

平等的交流

華人在向藏人求法的過程中,華人一直處在需要完全依賴藏人來學習的一方,而不是平等的「交流」,自然再得到各種學習資源上,會有非常多的掣肘。

有系統的修行

在許多大師的紀錄中,都會稱呼有系統的佛法修行步驟如同「滿願寶珠」,意即它可以滿足所有人的願望,就算只是簡單唸誦一句佛號,也能夠在懂得系統之後,循序漸進地培養信心與禪定的能力。

顯教與密教兼顧

透過系統性地學習,才能讓我們「安心」地修行,擁有這種篤定,就具備了辨識佛法的能力:不再擔心人云亦云,或是聽到一段佛法開示,也能知道它方向是否正確。

推行系統性的顯教與密教法門,是解脫協會的堅持

顯教法門的專案 — 傳燈

透過一系列密切的研究、翻譯與討論,將藏傳佛教中描述修行次第的思想、禪修與行為準則,完整的整理回饋華人,並透過錄影、講座、課程等方式,密切地與華人群眾對話,建立出符合時代、文化脈絡的修學系統。

密教法門的專案 — 智火

透過比較東密與藏密的經論文獻,與雙方大量大師的實修指導和討論,萃取出密法中最重要、安全與適合修學,特別是現代最忽略的密法禪修方式,來循序漸進排列出有步驟、次第的密法學習次第。

過去也有許多人主張要求回藏傳的法門,但是遭遇總總困難,那麼…

為什麼解脫協會做得到呢?

一、第十七世大寶法王親自指導


承蒙第十七世大寶法王指導,協會創辦人羅卓仁謙數年來每年赴印兩三趟,積極參與教派中每間學院的最菁英學者代表,共同組成的噶舉辯經法會文獻編攥小組,與一流的學者們長期保持密切互動,每年一同交換大家研究、實修一年來的顯密心得與經驗長達一兩個月。

二、每年向全世界的菁英學者分享與討論


另一方面,法王近年來特別重視藏傳佛教的文獻與印度佛法思想文獻的銜接與比較,這一方面的研究大多託付創辦人進行,創辦人每年也都將法王指定的研究結果向各學院的菁英學者分享與討論,達成「平等交流」的目的。

三、持續更新理論與實修資訊


創辦人羅卓仁謙持續接收到第一手的理論與實修資訊,並因為身在學者們的交流中,能夠清楚知道哪些資料是核心、哪些資料是末端,並在 密切與法王的請示和指導下,將這些核心萃取出來,結合華人既有風行的佛法修行技巧來教學、著述,並由其親近學生持續整理成文。

有根據、好上手、安全而有方向,是解脫協會要推行的佛法系統,最重視的核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