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名称:噶举道歌海
活动时间:2020年01月09日
活动地点:上慈居
主办单位:解脱协会
主办人:罗卓仁谦
纪录:蒋筱珍

进门,走上台阶,继而入堂,寻一处正座。距离上回道歌海宴,已两周。

你翻开道歌海,千余年前祖师证悟的道路,再次开展于眼前,噶举传承则以道歌之唸诵,回荡耳旁。然而毕竟年代久远,文字辞藻深奥,后世如我辈,实难完全贴近祖师敎法。于是今晚在上慈居,你将发现老师是如何煞费苦心,将深奥的义理,以浅显的方式教导我们。

有这么一套图卡,以图,文的方式扼要描述《噶举道歌海》最具代表的五十个事件,而这些祖师事蹟里,均寓意了一个精神、一个修行或一个法门。今夜,你看着老师一边将图卡放置桌上,一边就《噶举道歌海》中相应的页数,解说完整背景与意涵,其中并穿插相关人物的互动。末了,老师更提出,应将白话版本参照阅读。

就在这欢乐的师生问答中,瑜伽自在帝洛巴、大智那洛巴与大译师玛尔巴等噶举祖师们的事蹟,生动的跃于眼前。至此,你不禁升起甚深的信心与感念。

闻思的一切,必须透过禅修,方能切实的体悟。紧接的禅修练习,你调习,数息,然后试着探寻念头的根源。你看着你的念头并探寻,发现相关的人物.事件.地点乃至时间,那些聚合其实并不真实存在。而相应的情绪是多么虚幻且孤立无援,甚至觉得滞留情绪的自己有些可笑。

起身,

步出上慈居。门外是一片练习的素材。你明了任何事物都是因缘聚集,世俗上一切存在都受着因缘活动的影响。你明了需要维持住心的本质,不要放逸。你明了要如捣芝蔴般,体悟真如本智。

而面对人世的喧嚣,在心力交瘁时、修行有碍时、不知所措时,除忆起课堂所学,或许可以凭借这图卡忆念上师:“往昔祖师行仪,随学弟子修行”。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那么,以祖师为镜,自能明心性。

勿为今生办八法,勿分能所自他界,勿谤亲属为仇敌,勿增益余宗派法。
闻思即是除闇灯,勿断殊胜解脱途,昔曾依师为尊主,后仍当奉事不舍。
自心本是摩尼宝,勿任流于狂流中,当护谨慎令不乱,一切所愿自然成。

~大智那洛巴尊者《口诀之歌》

 

 

捣麻者—帝洛巴本事

道歌海会:师已行道.导我前行 1

顶礼上师!

瑜伽自在的帝洛巴曾经花了十二年的时间,将自己的脚用铁链锁住,在西方索马布日地方的寺院中修行,最后得到了共通的成就─亲见本尊,并能够自在控制表层的地、水、火、风四大元素。此后,他决定要遁世修行,但该寺的上师与住持们不答应他的要求、他也不希望违逆他们的意思,所以展现了“将鱼的灵魂引出身体,飞向空中”的神通,让大家意识到他已经得到了成就,因而接受他的决定,让他离开。

帝洛巴前往印度南方打算寻找龙树上师,当时在南印度有一座名为“恐怖笑”的坟场,场中有个湿婆神像。许多佛教与非佛教的女巫们,都会在吉祥日聚集于此处进行宴会,宴会的主持是持守禁戒并住在草丛中的玛当吉上师。
帝洛巴前往拜见他并询问了龙树上师的行踪,他回答:“龙树上师已经去向乐神—乾闼婆王说法了!他指定我来度化你。”一听到这句话,帝洛巴毫不怀疑地立刻献上了曼达并拜他为上师。

他传授了《密集金刚》的灌顶给帝洛巴,并为他指出了心的本质,又吩咐他:“要持续维持住心的本质,不要放逸!”
另外,他为了摧毁帝洛巴的种姓优越感,亲自产生体悟,而授与他专属的修行方式并给予预言:“你要前往东方孟加拉的边地,到一个名叫‘哈日吉拉’的城市,这是一个曾经受到‘邬玛吉玛拉国王’所祝福的地方,所以环境自然能让该地的修行者快速得到成就。这座城市的中心,有一个贩卖各式商品的‘五钱市场’,市场里有个拥有很多仆人的妓女。你应该去当她的仆人,这样就能圆满你的体悟、不久能得到大手印的卓越成就,更能度化许多众生。”
帝洛巴依循上师的教诲,晚上为该妓女拉客、早上则为她捣芝麻。他某天突然就亲现了真实的体悟,得到大手印的卓越成就。

当时,城中的人们都看到了各种不同的景象:有人看到他变成一个周围围绕着十四座油灯的大火,有人看到他变成坐在光团中手结定印的僧侣,有人则看到他变成一位受到许多女子顶礼、转绕,身穿骨饰的巫师。那位妓女听到这个消息后赶到该地,看到帝洛巴以大王的舞姿坐在空中的光团中,右手仍握住捣木捣著芝麻。妓女感到非常懊悔,她礼拜、转绕帝洛巴并向他献上曼达,顶戴他的双脚后说:“尊者!我不知道您是位圣人!所以请您包容我之前所造下的许多罪业,从今以后也要接纳我!”

尊者回答:“妳并不是在知道我是修行者的情况下还刻意使唤我的,所以妳没有犯错!我更因为这些过程,而圆满了修行。因此,希望我心中此刻出生的自然、无生、天生的本智之体悟,能进入妳的心中!”说完之后,尊者将一朵花放在她的头上,使她立刻解脱,成为一位因祝福而开悟的圣人。
当地的国王听说有一位瑜伽师度化了一个妓女后,就骑上了大象并带着许多随从前往拜谒。到当地时,他看到尊者与妓女都浮在市集十字路口正上方,离地七棵棕榈树高的天空中。
接着,尊者以《大梵妙音高吼之调》唱出金刚之歌:

1.1.1愚人虽知芝麻中含有油脂,若不懂得榨油技术就无法榨出油来。
1.1.2我们与生俱来也蕴藏着智慧,若无上师指导便无法知晓。
1.1.3此天生的智慧啊,就如芝麻中蕴藏的油脂一般。
1.1.4要将麻油榨出来,就必须透过研磨与过滤。
1.1.5同理,上师为我们展示真理后,我们所有的显像将融为一体。
1.1.6啊!我长期求解的难题,其答案此刻竟是如此清晰!

 

尊者说:“虽然终极上来看,心的修行与心的污浊两者、烦恼与智慧两者都并无差异,也毫无果位上的断德与证德可言。但世俗上,一切存在的活动都取决于因果。

以芝蔴与蔴油为例:如果不经过手锤和捣木的压榨与敲击,就无法磨出蔴油,为什么呢?因为任何事物的出现,都不会只受到单一的因或缘所决定,而必须要有大量的因缘聚集,才能构成作用。同理,一切生命虽然都具备法身,但是如果没有得到上师的明示、又不透过修行所产生的智慧之净化,那就无法有所成就。可见,世俗上的一切存在都受因缘活动的影响。”帝洛巴如此以捣芝蔴为喻,形容体悟到真如本智的方式。

据说,当时仅仅是听到“真理”一词,现场的大众们就都彻底摆脱了烦恼的束缚、亲见真如本智并腾空飞去,令该国变得空无一人。

 

翻译家—玛尔巴本事

道歌海会:师已行道.导我前行 2

顶礼上师!

本来超越意识的法身与明光并无来无去,但它所蕴藏的慈悲,会为了利益众生,而开展出报身。此报身就是为十地菩萨们说法的第六佛—金刚总持。而金刚总持的教导由“金刚手菩萨”负责整理,后者与“见喜空行女”一齐将这些法门传授给加持之化身—帝洛巴瑜伽师。

帝洛巴的思想继承人,是经历苦行、求法不懈的那洛巴,他是让此世界更为美好的大智者,这位大智者的次第传承者,包括译师玛尔巴、密勒日巴日等噶举派的祖师。其中,住在山南的玛尔巴,是掌握金刚乘的法门与权力,并以之广大度众的法王。我们向他顶礼,并来分享与聆听他的故事。

一、玛尔巴初见心性

当玛尔巴尊者向那洛巴大师请求:“请您传授完整的《胜乐轮》灌顶与密续注解!”时,大师回答:“付诸实修,远比得到复杂的灌顶与理论教导还重要。”

接着,他传授了名闻遐迩的“四大教饬”之口诀—“那洛六法”和直指本然、天生之心性—本智的“大手印”给尊者修习。在付诸实修后,玛尔巴心中产生了许多无上密的特殊体悟;特别是在修持拙火时,产生了乐、明、无念三者并行的经验。其三门稳定维持在毫无动摇的境界中七天,出现了十种征兆;他又在如此心性踊跃的状态中度过了许多日夜。

之后,尊者心想:“我已经在印度与尼泊尔一带待了十二年,不仅仅是得到了许多灌顶与口诀,也学习了佛法的文字和义理,更投入在不会让自己后悔的实修当中。所以,已经不需要再向其他人求教任何法门或学问了。如今,我带来的金子即将用尽,应该要回蕃地尽量多存一些黄金,再来印度供养上师们,令其欢喜并厘清之前所学的问题,并求学尚未学习的法门。我也该在蕃地弘传佛法、特别是‘成就传承’的法教。”

尊者从剩下的金子中留下一点点作为旅费,其他都用来准备供品,并邀请了同学们一起向那洛巴大师献上表达谢意的喜宴。宴会时,玛尔巴心想:“我从蕃地来到印度后,依止了许多博学实证的上师,学习了大量的密续与注解,又熟悉掌握了翻译的技巧,并在自心中培养出毫无错谬的体悟。如今,我将能顺利返回蕃地,真开心啊!”他因此唱出了名闻遐迩的八大道歌。首先,他来到那洛巴的足前,以《童笼磨长调》起腔,将自己的体悟以歌唱的形式向上师报告:

2.1.1玛尔巴说道:“尊贵的上师!您得以见到帝洛巴,是因为过去累积了长期的资粮。
2.1.2为了斩断这轮回之苦,您修持了十二种难行的苦行。
2.1.3这股毅力让您终究得以顿悟真理。
2.1.4顶礼您!具有吉祥智慧的大成者!

2.1.5我只是来自蕃地的小翻译,前生的因缘让我得以见到您。
2.1.6我向您学习了《喜金刚》、《大幻化网》与《胜乐轮》
等深奥的法门,掌握了四部密续的精要。
2.1.7您又向我展示了源自空行母的四种灌顶之加持河流。
2.1.8我因而产生了无法撼动的禅定,维持长达七日。
2.1.9我体内那两股流动的日气和月气,流向了毫无动摇的虚空中。
2.1.10内在体会到了自然、天生的体验:乐、明、无念。

2.1.11使我体悟到,惯性导致的昏睡本质上就是“明光之道”。
2.1.12心的主客对立,融入了超越概念的法身。
2.1.13使我认识到内在与外在的一切如幻,本质上就是无生的大手印。
2.1.14我的心亲见了它的本体,这过程恰如会见老友一般。
2.1.15这些体验又如哑巴作梦似的难以言说。
2.1.16这些体悟又如孩子的快乐般无法解释。
2.1.17大恩那洛巴啊!请您再加持我!不断地照护我!”

大智那洛巴将手放在玛尔巴的头上,唱出这首《口诀之歌》:

2.1.18那洛巴答道:
“翻译家玛尔巴!切莫为了此生而辛勤于利衰、毁誉、称讥与苦乐等世间八法!
2.1.19不要创造主客、自他的对立。
2.1.20不要将亲人视为仇敌,也切莫对他人的观点胡思乱想。
2.1.21博学多闻与深入思考乃是明灯,能消除愚钝之黑暗。
2.1.22不要斩断了自己的解脱之道。
2.1.23所以,过去你曾经依止上师,往后也应如此受学。
2.1.24要珍惜自心,别让它流连于无意义的奔流中。
2.1.25 若能如此,你的愿望必能成就。”

 

接着又慈悲给予玛尔巴许多开示。
玛尔巴感到非常开心,在发誓自己绝对会再回到上师的座下后,就动身返回蕃地。

 

二、玛尔巴初返西藏

道歌海会:师已行道.导我前行 3

 

玛尔巴返回蕃地的途中,经过尼蕃交界一座名为黑口的大税关,他被迫在当地停留几天。最后一天的夜晚,玛尔巴梦到空行母们将自己抬在轿上,前往南方的吉祥山拜见大婆罗门─萨惹哈。他加持了玛尔巴的身体、言语和意识,传授了佛法之精华—大手印的象征与实义,令后者的身上产生无漏大乐、心中浮现无谬的体悟,在梦中感到无限欢喜。

醒来后,玛尔巴仍然记得梦中得到的开示。他怀着欢喜的心情继续前进,并在芒地象堡停留而说法了两个月。
当时,后藏吉浦地区的珞迦领主已经过世,其寺院由长子继承,继任者听到玛尔巴正在传法的消息后,派人迎请他前往吉隆,他答应一定会前往。约期到来的时候,迎请使者便从佩姑湖将他接到吉浦,殷勤供养款待,并举办为期一个月的讲经法会,在该月的初十又举办了喜宴。继任住持在宴会上请求玛尔巴:“上师!我们父子曾经热情接待过您,今天又再次款待了您!所以,恳请您在这场宴会上,唱一支未曾宣唱、文义双美的歌!”

玛尔巴回答:“不久以前的春天,我从尼泊尔中部出发,走了一尖的时间后就来到了尼、蕃交界的黑口税关,我在那里住了几天。某天夜里,我梦见一位气质不凡、身穿婆罗门装束的女子,来对我说:‘请随我前往南方吉祥山。’便将我带到那里。我梦到自己在那里见到了大婆罗门,他亲自为我开示了‘不作意’的精华实义,内容如下。”

他接着以《大鹏展翅曲》唱出了这首浓缩心要的金刚之歌:

2.2.1“今天是吉祥的初十,在此宴会上的各位都是守誓的君子。
2.2.2珞迦领主!你希望我唱一首不曾唱过的歌!
2.2.3我长途跋涉、疲惫不堪,就算唱歌,歌声跟歌词都难以动人。
2.2.4但你是我的挚友,我必不应让你失望。

2.2.5因此,我现在要说一个不曾说过的故事,请各位听好:
2.2.6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大婆罗门萨惹哈的学说!
2.2.7不久前的暮春三月时分,我走到了尼泊尔与蕃地的国境,
那里有个税关,是边民游荡之处。
2.2.8税吏非常蛮横,将我这个蕃人扣留了几天。

2.2.9某夜,我梦到两个美丽并高贵的仙女,婀娜走到我面前说:
2.2.10‘兄长!您应该去南方的吉祥山。’
2.2.11我在梦中回答:‘我没去过那里。’
2.2.12她们回答:‘您不用担心,我们会送您过去。’并将我扶上一乘布轿。
2.2.13我们如飞在空中的伞般,倾刻间便到了南方吉祥山。

2.2.14我梦见吉祥山有棵清凉的菩提树,树下有张由尸体构成的宝座。
2.2.15座上坐着威严、身着骨饰的大婆罗门萨惹哈,他身边有两个妃子。
2.2.16他笑着问我:‘你路上平安吗?’
2.2.17见到他,我狂喜地流泪、汗毛直竖;我转绕他七圈,
接着礼拜他并用头碰触他的脚,希望他摄受我。

2.2.18大婆罗门给予我身、语、意三个层次的加持:
2.2.19他摸了我的头顶给予身加持,我立刻感到不动摇、
无漏的大乐,这个感受像喝醉的大象一般。
2.2.20他发出狮吼,宣说无文字的真理给予我语加持,
使我体验到如哑巴作梦般难以诠释的体悟。
2.2.21他加持我的心,让我体会到无来无去的真理—法身,
这个过程如躺在墓地的尸体般不可思议。
2.2.22接着,他身旁的一个宝瓶唱出大乐清净之歌,
歌词描述著无云虚空的本体以象征真理:

2.2.23‘顶礼本来一体的空性与大悲!
2.2.24未曾间断的本心与本来清净的真理,二者就如虚空结合虚空般无异。
2.2.25但是,我们的意识此刻受到肉体的束缚。
2.2.26实际上,后天的禅修无法为自心本体作任何增补,
2.2.27也因为一切都是心的显像,所以无须刻意或针对性地禅修。
2.2.28心的本质毫无可忆念之处,只需安于毫不刻意的境界即可。

2.2.29一旦亲见上说的真相,就能解脱。
2.2.30看看幼童、游民、鬼和疯子那自得其乐的行径吧!
2.2.31解脱时,你会如毫无顾虑的狮王,任‘心’这头野象狂奔。
2.2.32看那绕行鲜花的蜜蜂群吧!一切本该如此,不应视轮回为恶、也不应视涅槃为善。
2.2.33只需不刻意、自然地停在本心上。
2.2.34不需分别行为的善恶,更无须制造任何对立;只要看着超越概念的虚空中心。
2.2.35此即终极的精华、思想的顶峰—大手印。’

2.2.36听完大婆罗门这段切中核心的象征性教导,我便醒了过来,并清楚记得这个梦境。
2.2.37在愚蒙的昏睡中开启了此智慧的景象,一如旭日高升于无云之虚空、尽除迷惑之黑暗。
2.2.38此后,我很笃定,就算我亲见过去、现在、未来的任何佛陀,我亦无问题可问了。

2.2.39如此的确信消除了我心中的浮躁,真棒!
2.2.40啊!虽然我不该提到这段本尊与空行的预言和上师的教导,但今夜别无选择、不得不说。
2.2.41所以,此刻是第一次跟各位分享我这不曾公开谈过的梦境。

2.2.42珞迦领主啊!

我孤身前往印度求法时举目无亲,多次饥疲不堪,时常受到你们的照顾,我未曾忘记这份恩德。

2.2.43高坐法位的上师、

赐予成就的本尊和消除障碍的护法,请你们不要责怪我,若我描述有误、也请宽恕我!”

珞迦领主听了这首歌后,深深地觉得玛尔巴即是觉者。

 

 

三、玛尔巴再赴印度

道歌海会:师已行道.导我前行 4

后来,玛尔巴尊者提到他要再次前往印度时,弟子们又再次向他顶礼、劝说:“您已年迈,而前往印度的旅途中,有一座叫巴莫巴塘的大平原,经过该地的马都会感到困倦。紧接其后的雪沙相混之地又是个极其寒冷、盛夏也会结冰的地方。

而尼泊尔峡谷又非常炎热,恒河里惊涛骇浪,印度的边疆地区饥荒盛行、途中必经的一些地区又盗匪遍地。这些经历都是您亲口所说,绝对是实情!您若不顾这些艰难前去印度,假如身遭不测,叫我们这些门徒弟子,及受过您度化的人要以谁为师呢?若是人们要投入实修,那么蕃地过去译出的法要已经足够;而您也可以仪式性地观想上师常住心中,来祈请他常住不离:由于上师的慈悲祝福不受距离限制,所以您待在此地也能受到其关照。

假如您认为过去请入藏地的法仍有不足、必须再次求法,大可派遣您的公子—达玛多德带领侍从前去求法,您只要给予他路途上的建议和导引即可。请您为我们这些蕃地弟子着想。无论如何留在这里,慈悲看顾我们!”

玛尔巴上师回答:“虽然上师的大悲不受距离限制,但我已经亲口向上师答应一定会再去印度。也正因为我心念蕃地弟子们,才一定要去求回前所未得的殊胜口诀;这也是在听到空行母揭露‘表征之密语’并一再催促我后,我才产生的强烈信念。当然,派达玛多德前往并非不可,但他太年轻,恐怕会让大家更为操心。

特别是我已经在上师面前发誓过我将回去,而不是说我要派儿子代替我去。俗话说‘老马识途’,虽然我稍微年长了些,但也不是无法前往印度的老朽,我对印度也比较熟悉。所以,这次无论遭遇到怎样的命运,我都一定要去求法。虽然路途上困难重重,但我有以下这些化险为夷的万全把握,所以就算此去必死、我也一定要前往印度。”

接着唱出了这首《再赴印度道歌》:

2.3.1“顶礼那洛巴与梅记巴,我的两大上师!
2.3.2我曾对那洛巴承诺,会为了殊胜的愿望而重访印度,此次又受到空行预示的催促。
2.3.3我怀念我的上师,实在难忍;就算会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4巴莫巴塘的沙漠虽然广阔,

但我有一般坐骑难以相比的“心识乘风”之口诀;所以,就算会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5雪沙相混之地纵然严寒,

但我有一般棉袄难比的“脐火炽然”之口诀;所以,就算会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6尼泊尔地虽然酷热,

但我有六味妙药难以相比的“调和四大”之口诀;所以,就算会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7恒河宽广、波涛汹涌,

但我有一般的木舟难以相比的“心识腾空”之口诀;所以,就算会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8印度边疆虽然常闹饥荒,

但我有一般干粮难以相比的“苦行饮水”之口诀;所以,就算会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9路途上虽会受到贼人的侵扰,

但我有一般军队难以相比的“驱使本母”之口诀;所以,就算会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10那洛巴、梅记巴和寂静贤三位上师与正觉圣像都在印度!

所以,纵然必死,我也一定要再访印度。”

 

唱完这首歌后,玛尔巴上师更下定决心要前往印度。他将过去收到的供养金,以及弟子们所献上的供养都换成黄金,共得一个瓷碗量的金子。上师带上这碗金子,拒绝了弟子们自愿同行侍奉的请求,只身前往印度。

 

二、背景介绍

1.第六佛—金刚总持
传统密法理论中主张,所有觉者—佛的特性,可以归纳到五大特性中,这五大特性各自有象征性的“佛”,统称“五佛”。然而,归纳“五佛”所有特性者,被称为“第六佛”或“金刚总持”。

金刚总持并没有形象、或至少无法被我们一般人看到,他教导的对象属于更高觉悟层次的菩萨,只有部分祖师曾亲自听闻到他的教导;而负责整理其教导,转化成其他生命体可以理解之文字者,是“金刚手菩萨”。

2.大婆罗门─萨惹哈
萨惹哈出生于佛灭后三百六十年,出家时的法名为“罗睺罗跋陀罗”,某日在丛林受到四位空行母的指导,喝下四碗酒后,看见空中出现“圣者罗卓仁谦”的形象,并领受其指导,得到觉悟。
他回到城市后,娶一制箭师之女为妻,并投入制箭之工作;其最有名的教导,为针对三种不同的听众所唱的《三大道歌》。

3.帝洛巴
法名慧贤,为王族后裔;史称“帝洛巴”或“帝利巴”,意为“捣麻人”。
帝洛巴博学多闻,早年亲炙许多教派的上师,并将当时印度名闻遐迩的四大传承(又称四大教饬)融汇一处,成为“四大教饬”的继承人,后亲闻法身佛向其说法。
四大教饬如下:
东方教饬,主要依据《密集金刚》和《四座》等文献,重视的修行技巧为幻身瑜伽和迁识瑜伽。
西方教饬,主要依据《胜乐轮》,重视的修行技巧为明光瑜伽。
南方教饬,主要依据《喜金刚》,重视的修行技巧为拙火瑜伽。
北方教饬,主要依据《大幻化网》,重视的修行技巧为梦瑜珈。
其中,帝洛巴自认最主要的上师为东方传承的玛当吉、此人又名为“龙菩提”,相传是龙树的直接传人,玄奘大师访印时曾会见他。

 

4.龙树
为大乘佛教知名论师,其《中论》提出的“缘起性空”之思想,对印度整体的佛法发展有不可抹灭之贡献。在个人修持上,他主要依循东方教饬的教导和“不作意”大手印的禅修法门,这两种修行技巧主主要都师承制箭者萨惹哈。

5.《密集金刚》
属人间第一部无上密的文献,相传为释迦牟尼佛为无法放弃王宫逸乐之“因陀罗菩提”国王,所宣说的教导;“密集”意指其融会、集合、蕴藏了一切诸佛不宣之秘。此文献的修行技巧,以“净化生命”为主,如此来开展出生命的潜能,走向觉悟。依照此文献所指导的禅修技巧进行训练时,所要观想(冥想)的象征性形象(本尊),一般称为“密集金刚”。

6.《胜乐轮》
属重视生命“安乐”潜能的无上密法门,记载透过操控生理的不同层次,来让修行者体会细微的喜悦,走向觉悟的过程。

7.那洛巴
早年为印度著名佛教学府—那烂陀寺的北门智者,辩才无碍;后师承帝洛巴并为其嫡传弟子。那洛巴最主要的贡献,是将帝洛巴所继承的“四大教饬”中,属于“实践”的部分抽取出来,归纳成六个纯粹的修行技巧,史称“那洛六法”:幻身、迁识、明光、拙火、梦瑜珈和中阴。

8.梅记巴
梅记巴师承夏瓦利巴,后者为龙树的亲传弟子,又曾师承那洛巴。他最重要的贡献,是整理了26部关于“不作意”之禅修技巧的巨作,这些内容大都继承自显教的文献,完善了大手印禅修传承的理论。

9.玛尔巴
法名“法智”,“玛尔”为其姓氏;早年师承“卓弥”翻译家学习梵语,后来多次出入尼泊尔与印度学法。他最主要师承那洛巴与梅记巴二人,并将两者所各自重视的教导融会贯通,开创“那洛六法”和“不作意禅修”兼修的宗风,前者名为“方便道”,后者名为“解脱道”,以此二者为走向觉悟之道。
玛尔巴也是噶举传承中的第三位祖师(前面两位是帝洛巴和那洛巴)以及第一位藏人,他精通翻译与实证,所以又被尊称为“大翻译家玛尔巴”。

 

三、专有名词介绍
1.三根本
密法修行人所必须依靠的三股力量:上师、本尊和护法。其中,上师是加持之根本,本尊是成就之根本,而护法是事业之根本。

上师
一般指密法的老师,能让弟子透过密法修行的技巧,而亲见自心的清净本质;如此的力量称为“加持”。在密法中,上师给予弟子的“经验性教导”,一般称为“口诀”。

本尊
密法行者禅修时,会依据个人性格特质,以某个性格相似的佛作为禅修的对象,此即“本尊”;本尊能够协助禅修者,将自心的正面力量开展出来,化为利益世界的力量,此即“成就”。

护法
一般指曾经向佛陀或祖师许诺,要保护佛教、保护该传承后人的“非人类生命”,其保护修行者,令之得以趋吉避凶的表现,称为“事业”。(上师、本尊、空行母、口诀。(参照三根本条目))

2.三身
觉者(佛)的存在型态,称为“身”,而此存在型态分为两类:不会消灭的“无形”与会消灭的“有形”,无形的存在称为“法身”,而有形的存在又可分成少数高智慧之菩萨才能看到的“报身”和一般人都能看见的“化身”。
部分学派认为,这三身是“心”的不同面向:心超越概念的面相是“法身”,心感知力的面相是“报身”,心得种种活动则是“化身”。(法身、报身、化身(参照三身条目))

3.本智
本智全名“本来之智”,意指认识到真理(本来)之智慧。由于真理本身超越概念(所以称为“清净”)而不曾有变化(所以称为“真如”),所以经验此真理的智慧自然也必须与其一体。此智慧的特性是强烈的感知力(明光)与慈悲,而这真理与智慧的一体,又称为“觉性”、“佛性”或“如来藏”。
(明光、真如本智、本来清净、本来一体的空性与大悲(参照本智条目))

4.断德与证德
修行者每次的进步,都会多“断除”一切问题并多“证悟”一些道理,这样的结果个别称为“断德”与“证德”。

5.大手印
大手印一词发展已千年,已有复合式意涵,包括“修行法门”、“传承”、“教导”、“禅修”等。

大手印的修行法门
“手印”属于密法文献中极为常见的用词,早在《金刚顶经》系统中就有名为“四印”的禅修技巧;“印”一词指呼应、结合、封印。此处,“大手印”的修行法门,意即将自心与真理结合。

大手印的传承
虽然佛法大部分的禅修方式,都是要将自心与真理结合,不过现在名为“大手印”的传承,一般专指自:金刚总持—宝慧—萨惹哈—龙树—夏瓦利巴—梅记巴—玛尔巴,并由玛尔巴传承入藏传佛法的一系禅修法门。

大手印的教导
大手印的禅修方式重视将自心与真理结合,但如此的方式并不容易,因此早期传承上会辅以能让修行者先稳定下来的方式—方便道,而此禅修方式则被称为“解脱道”。
另外,由于“真理”本伤无法用言语诠释,所以老师再给予教导时,往往会以“象征性”的方式,来指出真理;比如会以“水晶”来象征自心“清澈”又“透明”的性质。

上述二道兼修的传统,在藏传佛法的噶举派中完整保存。

大手印的禅修
大手印禅修的核心,是不让自心偏离自心的本质、偏离真理,不趋向于外或专注于外,此即“不作意”。

象征与实义(参照大手印条目)

6.密法
释迦牟尼佛为特别的弟子所给予的教导,透过掌握心中原始的觉性,来接触真理、超越误解,得到解脱。由于此觉性(又称智慧)坚固不摧、譬如钻石(金刚石),所以关于此觉性的教导(密法)被称为“金刚乘”
金刚乘中,掌握生理对心理影响的相关知识,而更轻易地去操作觉性的教导,则被称为“无上密”。
记载密法的文献,则统称为“密续”。(金刚乘、无上密、密续(参照密法条目))

7.瑜伽自在
瑜伽梵语名“Yoga”,意指契合、相应。专注于修炼契合真理并越趋熟练者,即是“瑜伽自在”。

8.曼达
献上曼达,是密法的一种供养仪式:透过堆起特定堆数的珍宝、花朵、五谷等任何的物质,象征整个世界;意指行者将自己的整个世界,供养出去。传说此为那洛巴上师所开创的供养方式。

9.无漏大乐
非此粗糙肉体所带来的“欢愉”,而是更深层的心智与气息所蕴藏的欢乐感。

 

《祖师五十事 图卡》
《噶举道歌海 电子档下载》
《噶举道歌海纸本请购》 
《成为解脱檀越》
《参赞道歌海宴》
《金刚句禅修》
《解脱法堂-不动教理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文章是解脱协会每月两次的道歌海会现场概要内容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