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名稱:噶舉道歌海
活動時間:2019年11月28日
活動地點:上慈居
主辦單位:解脫協會
參與人數:27人
紀錄:蔣筱珍

西元十二世紀、密勒聞喜七歲時,遭逢喪父。然而叔叔與姑姑並未信守兄長的交託,竟霸佔田產,使得孤兒寡母備受凌虐,過著極其艱辛的生活,他曾唱出:「親友仇恨我三人,如棒打散之豆堆。」

一晃眼間,聞喜十五歲,母親舉辦一場宴會,想藉著宴請親屬,當眾宣讀遺囑,使田產得以歸還。然而叔叔與姑姑全盤否認,並鞭打他們。母親內心氣忿難平,便送聞喜學習黑法,希望將來報仇雪恨。聞喜不負母親期望,展開復仇之旅,他學會誅法及咒術,對家鄉的村子施法,害死親族三十七位,也對村中農作物造成很大的傷害,使成眾人之的。然而施法之後,聞喜並未感到欣喜,反而卻對自己的惡業感到非常懊悔,開始想學正法來彌補過失。

因此,三十七嵗時,聞喜前往羅札(Lhodrak)尋找瑪爾巴譯師,並追隨上師瑪爾巴精進學習,後經由經歷苦行、禪修至完全證悟,密勒日巴尊者所唱出的金剛道歌,傳遍了西藏區域,任何聽到歌曲的人,都會在心中種下解脫開悟的種子。密勒日巴尊者成為一位在此生中,即身成就的典範。

此時,試想此一場景。尊者甫從上師那兒返回家鄉,知悉母親已過世,妹妹淪為乞者,家園破敗不堪。接著他尋求姑母經濟支援,期能護持山居修行。卻先是遭受姑母的羞辱,繼而看到姑母貪賣田金的貪婪本性。凡夫面對這遭遇浮現腦中會是甚麼決定?希求世間安樂抑或憤恨不平,再度復仇?而尊者浮現腦海的都是修行。

無論是《徬徨道歌》裡唱的:「此即無常如幻證,此證使我修瑜伽。」或是決定將剩下的一切田產都送給姑母,斷除與親友的聯繫,篤定師心與自心的無二,將生命投入修行。乃至《釋夢道歌》裡所唱誦的:「施權智無別耕犁,無有妄念之行者,持不放逸之犁木,以大精進之鐵器。」
時時惕勵自己修持方便道時,兼具毅力與發心二者。

是夜在上慈居,師生藉由懺悔、共通供養、唱誦道歌、薈供、祈願和禪修問答,期能在勞碌的生活中,不忘自己作為佛弟子的那份承諾。薈供是一般人想要快速累積資糧的最佳良方,甚而是成佛的緣起。因此,老師特別就《緣起道歌》裡:「山上勤修之禪師,山下護持之檀越,結同時成佛緣起,緣起關鍵為迴向。」解釋迴向的重要性。

山上閉關的禪修者與山下護持的功德主二者成佛的緣起為何?功德主透過資助一位走在成佛道路上的禪師,並祝願自己能往成佛之路更接近,則此護持的心念,可以幫助自己做好修行成佛的準備。如同疊木,伺時機成熟,即能燃燒。因為功德主的迴向如同禪師一般,皆為成佛,因此具備了好的緣起,加上不斷積累,當條件具足時,投入禪修,則能快速有成就。故而,修持和護持兩條道路是相輔相成的,融合的關鍵為迴向,時時提醒自己的目的為成佛或解脫。

在禪修墊上,老師講述寂止的重要性,並釐清「願不貪寂止小池,而滋長勝觀鮮花。」的意涵。止觀二門中,讓心穩定曰「止」,讓心開展出智慧曰「觀」。禪修需要實踐,止是觀的基礎,任何偉大的觀點,若沒有寂止的基礎,心無法穩定,心徘徊在昏沉、掉舉與有分中,則如同沒有灌溉的水,真實之花無法滋長。這樣的話,只有「理論」的禪修,就如同虛幻的塑膠花、而非真實的智慧之花。

因此,按部就班從寂止訓練,以寂止之水灌溉勝觀之花,禪修墊上自然能開展智慧與覺受。是故,禪修時間我們從調息、數息與住分、明分練習,接著個別講述感受與提問。老師也再次闡述「金剛句課程」裡,大手印無間意的的輪迴過程。讓在場的學員受益良多。

每月兩次的道歌海,讓生活繁忙的我們,透過短暫但專注的學習,將餘勢帶回日常生活,實踐課堂所聽所學。

大地養育三千物,若值青天降大雨,二結利他之緣起,緣起關鍵為佛法。
父母生成如幻身,及上師真實口訣,二結修法之緣起,緣起關鍵為毅力。
空無一人之石窟,心口如一沙門行,二結滿願之緣起,緣起關鍵為空性。
密勒日巴之堅忍,及三界有情虔信,二結覺悟之緣起,緣起關鍵為大悲。
山上勤修之禪師,山下護持之檀越,結同時成佛緣起,緣起關鍵為迴向。
妙善上師之大悲,及良善弟子堅忍,二結持教之緣起,緣起關鍵為誓言。
迅傳加持之灌頂,及勇猛虔信祈請,二結速相會緣起,緣起關鍵為吉祥。
密勒日巴尊者 《緣起道歌》


 

《噶舉道歌海 電子檔下載》
《噶舉道歌海紙本請購》 
《成為解脫檀越》
《參贊道歌海宴》
《金剛句禪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文章是解脫協會每月兩次的道歌海會現場概要內容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