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密教是一棵从丰富土壤生长出来、开枝散叶的大树,那这丰富土壤包含着下述的诸多元素,在漫长的时间与特定条件因缘下,建立出密教体系的根苗花果。现在的密教乃至于无上密法,在华人社会都不是陌生的事,随处可接触带着信众的上师;花果人人喜欢,但是对于密教发展的起源根苗,做为佛弟子乃至于密法弟子往往一问三不知。密法究竟是来自大乘佛法,而大乘佛法也始自原始佛教,对于密法的修行者而言,了解密教发展史是闻思修上不可或缺的善知识。

真言

所谓的真言,即真实语。根据密教学者的研究,最早的来源可以追寻到阿含部里的《鸯掘摩经》:

佛告指鬘:“汝便速往谓女人曰:‘如指鬘言至诚不虚,从生已来未尝杀生,审如是者,姊当寻生安隐无患。’即奉圣旨往到女所,如佛言曰:‘如我至诚所言不虚,从生以来未曾杀生,审如是者,当令大姊安隐在产!’所言未竟,女寻娩躯儿亦获安。”

佛要鸯掘摩罗对即将临盆的妇女说出真实实话,来让该妇女生顺利。这种透过真言来成就一些世间的利益,早在佛陀时代就有纪录;真言的力量来自“真实”、“符合事实”,并不带有“赞叹”的特性。

假想观

另外一个密法修行很常见的法门,是观想本尊,但这种观想形体的方式,其实早在佛的时代就有了相关的修行,称之为“胜解作意”。最有名的胜解作意是“不净观”,透过一系列的身体想像来瓦解对此身的执著。《大毘婆沙论》卷四十:“问此观一切非骨琐等为骨琐等,宁非颠倒?答:‘此是善故、如理作意所引生故、无贪善根为自性故、引生圣道胜加行故、伏烦恼故、感爱果故,虽不如实而非颠倒。”不净观的境界并不符合事实,所以称为不能斩断无明的胜解作意,但是它能够暂时“伏烦恼”,所以称为圣道的加行。

佛灭的象征物

在佛灭之后,弟子们最早的忆念对象,是佛塔、菩提树、脚印这些象征物,因为在早期的律典中明确地强调不可以为佛陀造像。用这些象征物来代表佛陀的不同事蹟,是佛陀的在家弟子们用来景仰佛陀最主要的方式,佛像的出现,是到佛灭后两百年、公元前三世纪的犍陀罗文化开始的。用某种象征物来代表佛的某种功德,导致后来诸佛菩萨各自拥有特别标志作为代表,有直接的影响。假想观结合象征物,直接影响密法的有相禅修。

非求交换的供养行为

无论是在佛陀之前还是之后,都有各种宗教信仰会进行供养的行为。供养的行为可以分成外道的供养与佛教的供养两种,外道的供养是一种“交换”,也就是向神献上供品,以交换财富、长寿、受用等等。但在《大毘婆沙论》中有一段讨论,谈到只有“饿鬼”会接受祭祀,主要原因是天人道众生并不需要人间的事物,只有饿鬼需要靠其他众生的供养存活;而佛法的供养行为,如前所说,是对佛塔、菩提树等象征物进行供养,这些行为在具备六念处的动机之下,本身就是善法、可以产生福德的善果,并不是透过于交换的形式来成就世间愿望的。

赞叹行为进入佛教中

另外一种常见的供养行为是“赞叹”,最早的形式来自其中的赞叹包括:称呼神的多种名字(隐义表达其多种功德)、赞叹神的行为与事业、赞叹神的愿力与动机。佛教也出现了这种赞叹文的传统,包括念诵佛陀故事、佛陀过去世的行为来进行赞叹,包括马鸣、月官等大师都曾经写下许多赞叹文。这种赞叹文是陀罗尼最早的形式,它带有“总持神一切功德”的意涵,所以与真言不一样的是,陀罗尼本来只是对本尊的赞叹,后来渐渐发展出其他功用。

十方佛与净土

佛灭之后另外一个关键的争论是“十方佛”的思想,部派佛教主张过去至现在只有七佛,一个时间只有一个佛住世,但是大乘佛教的主要论师都反对这种主张,认为同一时间在不同的世界有许多尊佛住世。既然有十方佛,每尊佛就有各自的“净土”,净土是其福德圆满成就的表现,这种净土思想是后期密教中曼陀罗、无量宫等的原型。另外,十方诸佛由于都已经成就佛果、诸佛平等,所以它们的形象、无论是法身、报身或是胜化身都应当是没有差异的,然而每一尊佛在一开始修行的时候发的愿都不一样,这种愿望就是誓言不同的誓言导致他们的国土有所差异,譬如阿閦佛的世界有男人与女人、阿弥陀佛的世界则没有男女的差别。

心净则国土净观

在净土思想出现后,更进一步被强调的是,净土不是一个位在其他地方的世界,而是修行者自心清净之后的投射。这种思想是密教中“净观”的雏形,最早来自《维摩诘经》:“佛告宝积菩萨:‘是故,宝积!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另外,据说这段经文的原型是来自《阿含经》:“如佛所说:心垢故众生垢,心净故众生净。”自心清净就能让国土清净、自心清净就能见到诸佛的理论,对于密教的修行有重要的影响:密教中许多法门大都强调透过前行的禅定净化行者,让行者见到本尊,可以说是这种思想的影响。

〈普贤行愿品〉

《华严经》中〈普贤行愿品〉的章节,可以说是密教修行最重要的基础,里面包含几个部分:

一、大乘胜解作意

如前所说,原始佛教的胜解作意以不净观为首,带有调伏烦恼、导向解脱的作用。大乘佛教也有其胜解作意,或是说“观想”的法门,这在〈普贤行愿品〉里有完整的纪录:“复次,善男子!言广修供养者:所有尽法界、虚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极微尘中,一一各有一切世界极微尘数佛,一佛所种种菩萨海会围遶,我以普贤行愿力故,起深信解,现前知见,悉以上妙诸供养具而为供养。”
上述提到的“起深信解,现前知见”,就是观想的表现:相对于原始佛教观想不净观,行愿品则主张观想诸佛净土,并在诸佛前进行普贤七支的供养,这种“观想供养”的法门,很明显是承继了原始佛教的胜解作意、衔接了密教的本尊供养观。

二、见佛修行

普贤行愿品的所有修行,到最后的重点是往生极乐世界,《华严经》卷四十:“是人临命终时,最后刹那一切诸根悉皆散坏⋯⋯唯此愿王不相舍离,于一切时引导其前。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极乐世界,到已即见阿弥陀佛。”为什么要往生极乐世界呢?主要的原因是大乘的修行太广大,很容易退转,在有佛住世的世界修行比较顺利。这在《阿弥陀经》里也有明确地纪录:“其土众生,常以清旦,各以衣祴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即以食时,还到本国,饭食经行。”又“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由此可见,追求亲自听佛说法、来进行大乘修行,是《华严经》系统的思想。此处的阿鞞跋致,也称为无生法忍,有些人主张那是信地,但大部分都认为那是见道。总之,〈普贤行愿品〉的这两个特征,是衔接《大日经》非常重要的根据。

 《华严经・四十二字观品》

除了〈普贤行愿品〉以外,《华严经》的四十二字观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章节。这个章节为梵文的每个音节都加上了一个含义:所以仅仅是念诵这些音节,就要与它的含意相呼应,《华严经》卷五十七:“时,彼童子告善财言:‘善男子!我得菩萨解脱,名善知众艺。我唱持入此解脱根本之字:唱阿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菩萨威德各别境界;唱罗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平等一味最上无边;唱波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法界无异相;唱者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轮断差别。’”这样的思想连接了文字与胜义的关系,为密教中的“种子字”理论打下基础:每个种子字都有其道理,而这个道理又与某个本尊的精神相应,那这个种子字就成为了这个本尊的象征。

唸诵佛菩萨名字呼应其誓愿

如前所说,真言最早的型态是真实语;透过念诵某一段真理,或是某个人的承诺,来开展其力量。譬如说在南传佛教,他们用来消除障碍的方式,是唸诵《护卫经》:某部《护卫经》里记载了毘沙门天王向佛陀发誓要护持佛教的三昧耶,可见唸诵三昧耶或真实语,是最早的真言。
更进一步,不但护法们有其三昧耶,关于诸佛菩萨有其承诺誓愿;而诸佛菩萨们是不会违背其誓愿的。既然诸佛菩萨们的承诺誓愿也是一种三昧耶,这也慢慢变成了一种真言:大部分的真言都是唸诵其刚开始发心时候的承诺誓愿,或是唸诵其成就之后的名称,往往比较少在描述其功德与事业。
由于诸佛菩萨们的承诺誓愿除了成佛之外,一定也包括在修行菩萨道时,他们希望在世间利益众生的方式,所以唸诵这些三昧耶自然也能满足众生们相对的世间需求。既然诸佛菩萨原本就有他们的承诺誓愿,承诺誓愿作为真实语的表现就是他们的名字,那念诵他们的名字作为真言就能与他们的承诺誓愿呼应,满足众生的需求。例如从〈普门品〉中得知,唸诵观世音菩萨名号,即受观世音菩萨救度。

念诵陀罗尼呼应佛菩萨的誓愿

同时,有许多原本是世间的神明,在经典上开始提到他们其实是发愿的化现,譬如佛陀在世时,身旁的夜叉执金刚神在《大宝积经》中也提到,过去生是法意王子时,发愿当佛的护法。执金刚作为密法的多闻持有者,相当于阿难的角色,他也就是后期密教中的金刚手菩萨,既然这些神明们是愿力再来的菩萨,自然而然,它们原有的信仰方式、赞叹与作法就被引进了佛教中。必须确定的是,这个阶段应当称之为“陀罗尼法门”:陀罗尼法门,可以视为透过赞叹诸佛菩萨的化身,以请求他们不要忘记当年的承诺誓愿来帮助佛弟子消除世间的问题,但并没有透过这个法门追求出世间目标的特性。

 陀罗尼密教的出现

在吸收了世间神明的信仰后,佛教中开始出现大量的陀罗尼法门,但此仍不属于密教的范畴,主要的作法包括:一、造坛城;二、持戒;三、持咒;四、结手印。

由于真言主要是在呼唤本尊的承诺誓愿,而手印代表的就是本尊的印帜象征他们承诺誓愿成就之后各自的特色,所以持咒跟结印,就都是在与本尊的功德呼应,来满足行者在世间的希求。目前最早知道的佛教陀罗尼经,是“摩登伽经”,而所有陀罗尼经的整理与总集,是《陀罗尼集经》,里面明确记载了持诵陀罗尼、结印、建立曼陀罗的方式。而《陀罗尼集经》中建立曼陀罗的技巧,是《大日经》的雏形,也是一切密法建立曼陀罗最早的根源与最主要的方法和大纲。

要注意的是,虽然陀罗尼密教是“事部密续”的雏形,但是它与行部、事部都不一样:

一、陀罗尼密教的关键是持咒、结印、持戒,并没有本尊观。
二、陀罗尼密教主要都以追求世间悉地为主。

 

此外,与之后出现的《大日经》等纯密经典相比,陀罗尼密教主要的教主都是释迦如来、而不是毘卢遮那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