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文字是罗卓仁谦针对高阶翻译训练班上课内容的重点纪录。

光明心的心力强大,先必须彰显光明心

为什么会认为以光明心修行很重要?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当心越微细的时候,它的力量是越强大的,藏传经论中有这样的一个论述。换句话说,心越粗糙,力量越弱;比如说跟欲界心比起来,色界心比较有力,为什么?因为欲界心太纷乱,专注力不够,很乱。色界心更有力、更微细。如此一来,若这个假设为真,那么光明心是最细微的,它就应该是最有力的。但原始佛教没有相信光明心运作的这一套论述。

所以在掌握了光明心之后要如何?藏传佛法中不同的有不同的看法,以无上密的角度来看,藏传佛法的每个教派都主张说光明心很重要。但是得到光明心,当你的光明心彰显之后要怎么操作?这每个宗派的说法都不一样。譬如以格鲁派来看,其认为光明心彰显之后,要以光明心去观察空性,以光明心作为力量去观照空性,观照五蕴的空性;而若以大手印的法教来看,仅仅是意识到光明心的完整面向,然后保任、维持在意识光明心的状态就足矣。得到光明心之后该怎么做则有不同的说法,但可是说,彰显光明心作为修行的第一步,这是公约数。

彰显光明心后的实修技巧

无上密的密法,有一派重要的主张是“修死”,例如密勒日巴尊者很期待死亡到来,因为他那一刻就可以成佛了;无上密之所以被称为方便道的另外一个切入点,是因为它都是抓住“光明心彰显的那一刹那”,把握住那个机会而得到解脱的。

从无上密的角度,死亡的时候、粗的“想”会断,这是佛教共识;然后主张光明心的人认为,死亡的时候粗的想断了之后,光明心会显现出来,这是第二层,这是大乘的共识;藏传无上密把这个生理化,提到死亡的时候为什么粗的想会断,而光明心会显现出来呢?因为红白会交叠(红白明点相会),用这种方式去诠释。

接着,无上密进而提出另外一种修行技巧:我们在生的时候、活着的时候,也有一些时刻红白明点会交叠;换句话说,你是有办法在生模拟死亡光明心出现的状况。例如像睡梦瑜伽也是一种,睡梦瑜伽的前提是什么?因为睡梦跟死亡的时候,意识会停止运作,这件事在《唯识三十颂》曾提及,唯识三十颂介绍了八识、七识、六识、五识,依序介绍。然后有讲到每个八识,譬如八识,它就说三界流转不停、不会断的;七识也是恒行,就是所有时候都在的;六识会在某些情况之下停止:灭尽定的时候、死亡的时候、睡着的时候、昏迷的时候,这四个时候。其以此为基础,进而提出在光明心彰显出来的时候修行。

唯识对识神/光明心是否为独立的解释:习性与阿赖耶识相互推动使然

稍前有提到,识神是否为无因的问题,阿赖耶它是一因吗?它自己怎么前进的?唯识学派解决了这个问题:唯识学派说阿赖耶跟习气会互相推动。因为我们阿赖耶现在让我们累积了生命中的经验,而我们的经验是由阿赖耶识投射出来的;接着,我们面对经验时的行为,会再推动阿赖耶一直往前走。这个习气指的是什么呢?这个习气指的是二元对立的习气以及业力,二元习气指的是惯性的把外在跟内在分开来投射。

《唯识三十颂》的第十九颂说:“由诸业习气,二取习气俱,前异熟既尽,复生余异熟。”也就是说,习气有分两种,一种是业力,一种是二取;业力是佛法公约数,这没什么好辩论的,但二取是关键。所谓的二取,就是习惯性的把能跟所、心跟物、有境跟境、心和识,这些东西分裂开来,习惯性的投射出对立的世界。《三十颂》说到,这就是所谓的习气,它会推动我们的阿赖耶识为我们创造一个二元对立的世界;而这个二元对立的世界就会强化那个习气,然后又再推动阿赖耶,然后再创造一个二元对立的世界,然后再习气、然后再阿赖耶。所以如果以唯识的世界观来看的话,这三个是连在一起的。

习气让我们惯于二元,因为我们惯于二元,然后就强化了阿赖耶,让它制造更多的二元,然后这个二元,然后又再强化阿赖耶,然后再制造更多二元,然后再强化⋯⋯就这样无限循环下去。所以回到这个问题上来说:是谁在推动阿赖耶流转生死呢?是我们的二元习气。但这二元习气哪来的呢?是阿赖耶推动出来的。那阿赖耶又怎么会推动这个呢?因为它之前有别的二元习气。这就很像我们之前讲那个无明、烦恼、业力、痛苦、无明这个循环。这就是阿赖耶跟习气的循环。

光明心极易被习性遮蔽,持续修练扭转心的经验可以防止染污

死后进入中有阶段时,光明心并不会是一直都出现的,而是阶段、阶段性地以不同的形象出现。当我们死亡时,光明心会以本来的形象呈现;一旦我们没有掌握这机会,它就会以许多表现的样子让我们惊艳到,这些阶段如果都没有被掌握到,最后光明心又“再次扭曲”、意生身才会出现,这是藏传佛法的说法。当然,这不是真的扭曲、歪掉,而是被污染、被障碍,习气又一次占据了光明心,又推动了生命轮回。

光明心是不受粗想影响的,不管你死前那个明利心是善是恶,光明心就像是最底层的存在,就像海底一样,而因为粗想的恶而转世到轮回,这些是海面上在发生的事情,光明心是那个海底的东西,它不会受表面上的影响。那么,什么东西会影响光明心出现长短呢?那叫做垢障,也就是说行者的那个经验,你个人那个经验习气的强大程度。

这个内容如果,比如蒋贡康楚罗卓泰耶在他的《知识宝藏》说,本尊瑜伽的目的,就是为了净化我们的经验,让光明心可以尽量常常出现;光明心之所以不出现是因为我们的经验扭曲了,所以我们必须净化这个经验,然后它才会出现,所以这是修持本尊瑜伽的目的之一。换句话说,阿赖耶不能断、阿赖耶只能转;当阿赖耶识成功转识成智,舍阿赖耶名,得大圆镜智。

当光明心自认自证,离成佛不远

什么东西认出光明心?这就是关键的问题,因为理论上去做认知这个行为是粗分心,所以这是一个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因为它只能在实修经验上面被解释,一般都是这么说的:当二元对立被泯灭时,光明心的自我认知能力自然会彰显。我们现在好像都会认为,要以一个东西去认识另外一个东西、来体会光明心,但是在这里实修的口诀是,当你的二元对立被泯灭时,它的认知能力自然就会彰显,这叫“自证”。光明心会认知光明心,可是现在光明心被扭曲了,它投射出来的经验被扭曲了,这是习性所感知的经验,所以它看不到自己。用一个好一点的例子来说,就像一个人在照哈哈镜,他看不出自己。

当行者以光明心认识到光明心,基本上他就是见道菩萨、就是见道以上的位阶,假名为佛了。藏传所说的即身成佛,并不一定是真的成就十地佛果,是到初地,一般是到初地称为成佛。在这个时候,他就斩断了那个扭曲的经验。扭曲的经验被终结之后,他的轮回就停止了。

至于阿罗汉的解脱则不是这么来的,阿罗汉的解脱不论是从南传、从原始佛教,或是藏传、大乘来说,都不是这样来的。如果从大乘的角度来看,阿罗汉的解脱并没有认识到他的光明心,他的扭曲经验还没有被消除。阿罗汉没有消除二取,阿罗汉只是停止了业力、无明和我爱,但是阿罗汉的二取没有停止、习气还没有停止,就好像那个海面已经平静了,可是他没有意识到海底的那个宝藏在那里。

光明心是有漏还是无漏?

原始佛教不承认光明心的存在,他们认为一个东西的存在,前提就是一定要有一个因缘存在,这跟原始佛教的主张有关:原始佛教认为,佛法终结有漏的方式就是“把有漏的因缘停下”,如果一个有漏没有因缘的话,就无法终结它。到了部派佛教后期、到了大乘,就认为有所谓光明心的存在。这里就出现了两派看法,基本上大乘没有人认为光明心是有漏的。但有两派说法,一种认为它是无漏的、一种认为它是中性的。中性的用词,又叫无覆无记;无覆彰显它非有漏,无记彰显它非善非恶;换句话说,无覆让它非有漏,无记让它非无漏;让光明心站在非有非无之间,这个中性地带。

《唯识三十颂》说,唯识三十颂讲阿赖耶,为无覆无记(原文:初阿赖耶识,异熟一切种,不可知执受,处了常与触,作意受想思,相应唯舍受,是无覆无记),这是一派说法。这种说法比较温和,比较能够被部派佛教或是那些支持中性说的人接受。认为光明心本身是无覆无记,但它的特性是“极为敏锐与细致”。所以当把光明心用在恶法上面,它的力量就很强大;反过来说,让它走向解脱的时候,力量也会特别强大,所以它本身并没有有漏或无漏的特质,单看你怎么用它。这个代表人物在中国佛教的话,属玄奘一系的唯识妄心派;藏传佛教的话,格鲁派、萨迦派应该也算。

另外一派的说法就认为,光明心是无漏的。它是无覆善法,它本身就是完美的。这一派代表在中国佛教唯识属真心派,有一个翻译家叫做真谛三藏。藏传佛教的话,像噶举派、宁玛派中比较多这样的看法。

光明心是否会受因缘影响?

认为光明心是中性的人,跟那些认为它是无漏的人,他们在思想上本质有一个关键的差异:光明心会不会受到因缘的影响?认为中性的人,肯定光明心会受到因缘影响,给它善的缘,它就往善的那边走;给它恶的缘,它就往恶的那边走。认为无漏的人,认为它不受因缘的影响,最主要典型表现就像《宝性论》,都会认为如来藏或是光明心,在佛地没有更好,在凡夫地没有更差,这就是认为光明心本身不受外缘的影响。

光明心本身受不受因缘所动摇?认为中性的人都会认为光明心受因缘所动摇,而认为它是无漏的人,则认为它不受因缘所动摇。这衍生出两种论述:一方认为它是有为,另一方认为它是无为。可想而知,受因缘动摇的那个是有为,不受的那个是无为,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会说光明心是无为,那个是有为。由于一派承认光明心有为,一派承认光明心无为,衍生出来的问题就会是光明心本身是不是缘起性空的空性?

空性的解释有很多,在此界定是否为缘起性空的空?认为是有为那派会说是,光明心是缘起性空,因为它是有为的,就会受因缘影响,自然就是缘起性空的空。认为光明心是无为那派的就会说不是,因为它不受因缘影响,它不是有为、不是缘起,所以也不是空性。这两种说法,一个叫自空、一个叫他空;承认它是缘起性空者认为它是自空,它自性是空的,因为缘起。认为光明心不受缘起所影响的人,认为它自性不是缘起性空的空,所以叫他空,他空并不否定空性,它否定的是“空性等于缘起性空”的命题。

所以光明心到底有为无为,永远都是跟它受不受因缘所影响有关。佛法的大事都是围绕着因缘来讨论的,这才符合佛法本身的价值,也就是缘起。当然不是说反对缘起的人就不是佛法,而是要去思考,光明心在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它的核心目的都是不离那几个主题:受不受因缘的影响?有没有可能被因缘改变?如果不会改变会怎么样?它的论述都是这样铺陈出来的。佛法是有一套逻辑在里面的。

 

 

法成大业|佛教史:光明心的发展之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