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文字是罗卓仁谦针对高阶翻译训练班上课内容的重点纪录。

同一个《般若经》大乘宗派各自表述

《般若经》的内容是空性,不是谈智慧,其是从隐喻的方式介绍智慧;《般若经》讲空性,在这个基础之上,龙树的重要贡献是把《般若经》的空性跟《阿含经》的缘起结合起来,说明“缘起所以空性,空性就是缘起”。

《般若经》是大乘佛法的共通价值,大乘佛法不论什么宗派,都会跟随着《般若经》,不会有一个宗派不跟随《般若经》的。很多人以为《般若经》是属于中观的思想,唯识不讲《般若经》,但根本不是这样;《般若经》是大乘的共通价值,只是不同的宗派对《般若经》有不同的解读。

《般若经》讲了空性,那空性要怎么去解释呢?每一派就会有不同的解释方式。譬如中观派的解读方式,以龙树在《中论》的立场来看,他是以缘起的方式来解读《般若经》。他把《阿含经》跟《般若经》串在一起,然后用缘起的角度去解释《般若经》所说的空性。在《中论》第二十四品〈观四谛品〉:“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这是用缘起的方式去解释空性。

第二种方法,唯识的解释方式。唯识并不是以缘起来解释空性,唯识以三性来解释空性: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跟圆成实性。唯识也是讲《般若经》的,但是其是以三性的方式去解释《般若经》,而不是以缘起的方式来解释《般若经》。唯识在《解深密经》中说,不是一切法都是齐头的毕竟空:法分成三种性格,所以它们有三种不同的空性。

第三种方法,如来藏学派也解释空性,例如《狮子吼经》的内容也承认《般若经》,但这里说的空性就不是缘起而空的空性,主张佛的智慧超越一切的烦恼,所以是空性;但它不是缘起,佛的智慧是常,常跟缘起是对立的。佛的智慧是常存不变的,那它因为没有烦恼,所以称之为空性。

因此,我们无法去问《般若经》一定是属于哪个宗,因为《般若经》是属于大乘佛法共通的价值;如果逾越了《般若经》的内容,那最起码它就不属于大乘佛法的范围。

《现观庄严论》是对《般若经》的密意作彰显

《现观庄严论》据说是弥勒菩萨对无著论师亲说的,弥勒对无著论师亲说《现观庄严论》的时候,无著把它写下来,它的标题就叫做《般若波罗蜜多教授现观庄严论》。《现观庄严论》的论名上就讲得很清楚,它是《般若波罗蜜多经》的口诀、它的教授,这部论是《般若波罗蜜多经》的口诀,而它叫做《现观庄严》,名为现观庄严论的般若波罗蜜多教授。

弥勒把此论传给无著的时候,虽然说是对般若波罗蜜多的教授,但此时就出现一个问题:对不上。因为《般若经》都在讲空性,《现观庄严论》讲的都是智慧,两者无法对得上,这个状况就一直存在无著、世亲年代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根据藏传佛法史料记载,世亲的弟子叫圣解脱军,他拿到一个观世音菩萨间接给他的《般若经》的版本。据说,观世音菩萨在南印度将此经传给一位名叫寂铠优婆塞的在家人,他是一个跛脚者。寂铠优婆塞在南印度得到了观世音菩萨传授给他一个特有版本的《两万颂般若经》,在那之前没有过的。他拿了《两万颂般若经》之后,就把它供养给圣解脱军。圣解脱军拿来一对,对得上了。

《现观庄严论》里面讲的主题,主要是八个章节、七十个主题,在这个《两万颂般若经》里面,它已经有办法对上这七十个主题了。这一件事情是在圣解脱军手上完成的。所以这个时候就正式奠定了,原来《现观庄严论》是对《般若经》的密意去做彰显,就达到了这个效果。

所以这个时候《般若经》就被认为它有两系意涵,表面上,显的讲的是空性的义理,空性的义理被认为是由龙树的解释达成圆满。当然也有其他解释,唯识也有解释,如来藏也有解释,但一般我们都认为龙树的解释是最正确的。深层面,《般若经》讲的是智慧生起的方式,这个就由《现观庄严论》诠释圆满,是由圣解脱军达到诠释结合的效果。

《现观庄严论》的立场:《般若经》并非大乘共许的价值,是一切佛法所共许

《现观庄严论》解释《般若经》的时候,它的立场跟一般解释《般若经》有一个很大的差别:《现观庄严论》认为《般若经》不单只是大乘的核心,《般若经》也是小乘、声闻、独觉、大乘,一切的菩萨、一切的修行者,甚至于佛,《般若经》是他们的共通指南。所以《现观庄严论》的价值意义何在?它把《般若经》从大乘独特的一个经典,扩大到不是只有大乘的,应该是所有佛法都要遵循《般若经》。

在《现观庄严论》礼赞颂里面,它说般若这个智慧是满足所有众生,这边的所有众生指的是声闻、缘觉跟菩萨还有佛。声闻、缘觉、菩萨跟佛都必须透过般若,才能够满足他们的所愿,满足他们的愿望。它那个礼赞颂很有名,第一个它说声闻跟缘觉求的是“寂静”,一切智能够带领声闻到他们所求的寂静;第二句是利益众生者是菩萨道的“道智”,是般若的第二个面向,能够满足他们利益世间的方法;所以声闻透过于般若的一部分,可以到达寂静。菩萨透过般若的一部分才可以利益世间。第三个部分,是诸佛:诸佛必须具备般若才能够“宣说法教”。所以这个般若是一切修行者共通的道路,不是只是大乘的。

一般来说,《般若经》是大乘的,但是《现观庄严论》里面强调,般若不但是大乘的,应该原始佛教,小乘、声闻、缘觉都要了解般若,才有办法满足他们的所愿。

《现观庄严论》的最大价值:大乘禅修的独特技巧

《现观庄严论》的出现,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原因是因为《现观庄严论》解释的是大乘独特的禅修技巧。于此之前,大乘一直存在着一个矛盾:大乘的理论是独特的,但大乘的禅修技巧很多是衔接自小乘佛教的,变成了“大乘与小乘理论不一样,但两者的禅修技巧一致”的窘境。在《现观庄严论》出现之前都一直存在这样的问题,但到了《现观庄严论》的时候,《现观庄严论》里面就提出了大乘修行者要怎么独特的去禅修,它有很具体的方式。

在此之前,原始佛教、小乘佛教的禅修技巧大家都通用,大乘只是它的理论比较不一样,但大乘的禅修技巧是跟原始佛教很像。四无量心是原始佛教的,无相三昧、三解脱门,那是原始佛教的、原始佛教就有的。大乘的止观很多步骤,大乘的观里面修的六妙门也是原始佛教的,大乘独特的禅修技巧并没有明确地被彰显出来ㄤ;是到了《现观庄严论》里面,才特别提出说大乘的空性禅修要怎么进行。

《现观庄严论》建立大乘禅修的独特性,例如它是分成所谓的八事,然后八事是分三组的,三、四、一:三智、四加行、一果。四加行不是修密法的那个四加行,也不是加行道的四加行,四加行就是有四个最主要的修行步骤。然后四加行里面,第一加行在圆满现观加行。根据《现观庄严论》的说法,原始佛教的禅观是以四谛作为对境的,然后去观察四谛的苦、空、无常、无我。它在里面可以做的技巧不是以四谛作为对境,是以“正在经验四谛的那个智慧”作为对境,去观察心本身的空性。这很明确划分了那个界线──从心上面去观察心的实相这一件事情,等于是大乘禅观的特色。

在《现观庄严论》之前,有一些经典也尝试去解释这件事。例如《金刚经》,作为《般若经》很重要的经典,《金刚经》里面给的答案呢,《般若经》给的答案让我们非常难操作,须菩提问佛“云何降伏其心?”的时候,佛回答:“应心无所住。”心无所住是怎么修?很不具体、很抽象。(这衍生出来后来就有大手印的法门,大手印有它的解释方式。心要宽坦,然后专注于某一点之类的。)

另一种就像《解深密经》这样比较唯识派的。《解深密经》的经典非常具体讲出怎么修,可是它的方式几乎是完全拷贝自原始佛教的,它只是把它稍微改变一下。原始佛教会跟你说所缘有分色跟心,它告诉你说所有的所缘都是心,但步骤一致。每一部经典都有努力去解决大乘禅观不明确的这个问题,但是被认为最完整解决的是《现观庄严论》,所以为什么在藏传佛教中,其地位这么重要?因为它很完整地宣说大乘禅修的步骤。

在《现观庄严论》之前大乘使用、沿用的禅修方式,或多或少几乎都是跟原始佛教一致,只是你说法不一样而已。但《现观庄严论》就提出它很独特的方式。

在噶玛噶举派中,最早对《现观庄严论》做出简单注解的是第三世大宝法王。后来第四世夏玛仁波切跟第六世夏玛仁波切都有写过《现观庄严论》短的注解;第七世大宝法王也有,但是最早提出而且比较完整的是第三世大宝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