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羅卓仁謙 文字整理者:柯君樺

岡波巴的弟子:四大八小傳承持有者

岡波巴的弟子極多,開枝散葉建立了許多傳承,;我們一般認為岡波巴有四個根本傳承、八或十個支分傳承,而這種傳承的歸納方式大概是在十四世紀左右發生的。事實上,岡波巴大師傳出的傳承比這個數字更多、岡波巴大師高弟-帕摩竹巴的傳承也更多;譬如娘瑟日巴等的傳承因為到了十四世紀前已經終結,因此就沒有被算到所謂的四根本、八支分傳承裡面。

上述的四根本傳承源自岡波巴,八支分傳承則源自帕摩竹巴;但比如我們岡倉噶舉的大成就者蔣巴桑波在他的《大手印短祈請文》裡面說:「四大八小傳承持有者」,此時此處的「四大八小」指的就是岡波巴自己的弟子、並不是指四大傳承來自岡波巴、八小傳承來自帕摩竹巴。岡波巴大師的四大傳承包括薩東修恭,八小傳承則包括岡波巴大師祖寺的繼承人,包括戒藏禪師、達波持律者等這些大師;一般來說,岡波巴大師所謂最資深、事業最廣大的弟子、也就是「四大傳承持有弟子」,這指的是戒藏禪師、帕摩竹巴、噶瑪巴杜松虔巴和巴融噶舉的達瑪旺秋。

不但是蔣巴桑波使用「四大八小」這個詞,第四世夏瑪巴、達隆噶舉的阿旺南嘉,他們也都認為岡波巴大師的弟子有所謂的「四大八小」和「四大傳承持有者」的分類。到了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的時代,才開始將「四大八小」歸類為岡波巴大師的四大傳承和帕摩竹巴金剛王傳承的八小傳承;總之,這就是所謂的「四大八小」名詞使用的差異。有些人認為「大」、「小」這樣的用詞有不敬的嫌疑,然而這種質疑最早是由不丹的傑堪布・根敦仁謙所說;

然而,岡倉噶舉認為,所謂的「大」跟「小」並不是指好壞,只是指創派者的輩份、資深程度而列,所謂「大」跟「小」指的只是前後、長幼,並不是優劣廣狹的差異。總之,有些人也使用「四長八幼」的方式來稱呼它,但這好像很難找到大家公認的用詞方式。比如說,當我們講「四大八小」的時候,指的就是岡波巴大師所分出的「四大」以及「四大」之中帕摩竹巴金剛王所傳出來的「八小」;但是這樣的方式並沒有歸納一切的噶舉,例如岡波巴大師自己的祖庭達拉崗布寺繼承的「祖庭噶舉」也就不歸類在這「四大八小」之中;

「祖庭噶舉」源自於戒藏禪師,戒藏禪師有兩個傳承:一個就是此「祖庭噶舉」並以達波扎西南嘉等等的大師聞名,另外一個則是從戒藏禪師的弟子—祥仁波切所傳承的「蔡巴噶舉」。另外從噶瑪噶舉分之出去的蘇芒噶舉與乃多噶舉也都沒有被歸納在「四大八小」之中。

 

岡波巴的弟子:遍佈藏地各區

當然,教派的分開並不是源自於對立,而主要是來由於地區:比如說帕摩竹巴的八個傳承之中,在山南地方主要是雅桑噶舉和修賽噶舉;在後藏地區的則是綽普噶舉跟凌日噶舉(別名竹巴噶舉);前藏的東北方則是直貢噶舉和達隆噶舉為主;康區則是瑪倉噶舉和也巴噶舉等等……可見噶舉的支分差異,主要源於地區的不同。在此之上,有些支派分支也源於源頭上師的系統跟教導之別:帕摩竹巴的密法、巴隆塘巴的「融遷」、噶瑪巴的「直指三身」和「氣心無別」、直貢噶舉的「大手印五支」、達隆噶舉的「三聚」……可見,不同傳承也有各自流行的教導。總之,噶舉派分裂成這麼多的支派,正是噶舉派廣傳的代表。
親炙岡波巴大師的弟子中,帕摩竹巴金剛王傳承的弟子最多、傳承最廣闊的則是直貢怙主吉天頌恭。在直貢怙主吉天頌恭的時代有一句諺語:「每一座山、每一座平原都充滿了直貢人」。另一位大師臧巴嘉惹,他的弟子羅氏布衣師和果倉巴兩位也是竹巴噶舉的開創、傳播者;而達隆噶舉的後代傳人、管譯師・宣奴貝則是《青史》的作者,被公認為藏傳佛教中歷史學識無人能及其右的一位大師。
可見噶舉派的傳承極為之廣闊,對藏傳佛法的貢獻也極大。


《眾主噶舉派源流簡介》是藏人行政中央宗教部,委請各大教派領袖指派堪布學者介紹各自歷史的成果,噶瑪噶舉派指派的代表是子傑堪布,為 上師大寶法王所指派。經 上師大寶法王推薦,解脫協會將其內容採段落整理翻譯與呈現,共饗華語讀者。

堪布噶瑪雷通(子傑堪布),早年披剃於拉浪大吉祥寺國師嘉察仁波切座下,稍長後進入噶瑪巴祖庭隆德寺的佛學院就讀,依止國師嘉察仁波切、噶旺堪布等師資以研學;畢業後得「阿闍梨」位並承擔佛學院的部分教學責任,持續創作許多歷史課題的著作和藏譯英的佛學譯作迄今。

影片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