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羅卓仁謙 文字整理者:柯君樺

 

瑪爾巴:求學不綴

山南瑪爾巴在十五歲離開藏地、到達尼泊爾,並在那洛巴的直接弟子們——包括龐庭巴為首等的坐下學習,後來在他們的指引下來到印度、拜見那洛巴尊者。他在那洛巴座下學習了《喜金剛》、《勝樂輪》以及《密集金剛》為首的許多密續,更在那洛巴的指引之下拜訪寂靜賢等許多大成就者、從他們那邊得到各自的傳承;這些成就者大都掌握了單部的密續傳承。瑪爾巴在那洛巴大師的指引之下,到特定的地方依止特定的上師、學習特定密法的理論、口訣與實修,如此遊學印度各地、甚至是斯里蘭卡等地方,依止很多上師、得到許多灌頂口訣與教授。

此過程中,最重要的一位上師是「梅紀巴」,因為瑪爾巴自己也曾說過,「那洛巴」跟「梅紀巴」兩位是他最主要的根本上師。然而,關於瑪爾巴如何拜會梅紀巴的過程,在其傳記中有兩種說法:第一種說法認為,在瑪爾巴前往印度的三次旅程中,前兩次是親見那洛巴;第三次是見到那洛巴的智慧身,並同時親見梅紀巴。第二種說法則認為,那洛巴早年就已引導了瑪爾巴,讓他求學梅紀巴。

梅紀巴:大手印之光

梅紀巴很重要的原因是,當時的印度雖然有很多的成就者,但這些成就者大多是具備一些一些神通力的行者;而梅紀巴遠不止是如此的成就者,他更掌握了佛法的成就者的條件:也就是說,除了熟悉譁眾取寵的神通之外、更掌握了親見真理的智慧。同時,他也宣說了許多如何親見真理的道歌和大手印的教法。

我們一般會認為大手印的傳承源自於薩惹哈,經過龍樹、夏瓦里巴、梅紀巴等四人後到瑪爾巴這裡。然而,薩惹哈和夏瓦里巴到底是不是真實的歷史人物,仍有爭議;不過梅紀巴毫無爭議是一位歷史上實際生活過的人物。當然,也有可能前兩位祖師主要是比較不為人所知。

總之,大手印、道歌等等的法教,從歷史上來看主要的傳播者就是梅紀巴。而瑪爾巴在梅紀巴的坐下學習《文殊真實名經》等口傳灌頂。

我們一般認為,瑪爾巴的兩個上師之中,瑪爾巴的密續灌頂、口訣、教授都是源自那洛巴,所以其瀉瓶傳承的大恩上師是那洛巴;但是他個人禪修體悟得到提升以及成長,則是源自梅紀巴的教導。所以,這兩位就是那洛巴的大恩上師。

 

瑪爾巴:藏傳密法理論之源

瑪爾巴譯師依循大智那洛巴的指導,拜見寂靜賢、智藏等很多成就者,從他們那邊得到完整的灌頂教授口訣之瀉瓶傳承,並再回到那洛巴的座下。那洛巴作為當時印度最有名的智者,他自然也掌握了這些大師個別掌握的密續傳承,他也都會將這些傳承再次瀉瓶傳給瑪爾巴。

如前所述,當時藏地的許多譯者包括瑪爾巴、郭譯師、卓米譯師等,都是親近過那洛巴的弟子。而瑪爾巴譯師個人,其翻譯的著作並沒有太多。其最大的特色在於,他掌握了一切的密法,特別是除了《時輪》以外的《密集金剛》、《喜金剛》、《勝樂輪》還有《金剛四座》等,所有的密續系統完整的灌頂、傳授和口訣,這是在整個藏地中無與倫比的。

密法理論最有名的無外乎《喜金剛》、《勝樂輪》、《密集金剛》等密續,其中一些密法在藏地有好幾個理論系統、有些就只有一個,但這些大部份都是源自瑪爾巴上師。另外,至於《金剛四座》和《大幻化網》等等的教學系統,也都只源自瑪爾巴譯師。所以,藏地的後期的密法學者,諸如布敦巴、薩迦五祖師、宗喀巴大師、覺囊多羅那它、竹巴噶舉的貝瑪噶波、第八世大寶法王等等,他們在解釋密法時,都會認為他們的理論源頭就是山南瑪爾巴。

 

瑪爾巴:富有口訣者

宗喀巴大師曾特別讚嘆瑪爾巴是「富有口訣者」,若我們從瑪爾巴傳下來的口訣來看,我們會發現這樣的讚譽完全不為過。其主要原因在於,藏傳佛教各傳承中,噶舉傳承主要的載體就是「那洛六法」,而那洛六法也是源自瑪爾巴譯師;另外,格魯派主要傳承的口訣是「密集金剛五次第」,這也是源自瑪爾巴。

其中,最特別的是上述的那洛六法,它並非個別密續系統的口訣,而是屬於一切密續系統的口訣:那洛六法裡的〈幻身〉和〈明光〉屬於《密集金剛》的口訣,〈拙火〉則屬於《勝樂輪》和《喜金剛》的口訣。〈頗瓦〉則是《金剛四座》的口訣;可見那洛六法,蘊藏了一切密續、特別是無上密續的口訣,而非只是個別密續的口訣。所以,如果要了解無上密續的口訣,那就自然必須學習山南瑪爾巴的口訣。

具體來說,若以薩迦派的〈道果〉傳承為例:〈道果〉主要是《喜金剛》的口訣,所以如果想了解《喜金剛》的口訣就必須學習〈道果〉;但反過來說,〈道果〉本身對於《密集金剛》等其他密續沒有太深入的解釋。另外一個藏傳極為有名的口訣則是〈時輪六加行〉:〈時輪六加行〉雖然對於我們了解《時輪金剛》有幫助,但是卻對於我們了解《密集金剛》、《勝樂輪》等口訣則較為無益。

然而,那洛六法本身匯聚了無上密續除了《時輪》之外的一切口訣、要義,因此是非常重要的。
事實上,瑪爾巴最有名的口訣就是〈融遷〉,〈融遷〉具體來說是:將貪欲融化為大樂的拙火;將瞋恚融入為無瞋的幻身;將愚痴融化為無念的明光。總之,這些口訣是能夠讓我們在日常中的行住坐臥、乃至於睡著的時候,甚至是死亡中陰的時刻,都能在剎那中成佛的口訣。所以才說瑪爾巴是「富有口訣者」。

瑪爾巴有許多弟子,但他一個高瞻遠矚的教學方式在於:既然他以掌握了不可思議的密續理論和口訣,所以他並非將這一切都傳給每一個弟子、或者是只傳給一個弟子;而是將不同的系統託付給不同的弟子。他有所謂「四大柱」之弟子,並將《喜金剛》與《金剛四座》的口訣傳給南方的俄氏法金剛;《大幻化網》傳給梅氏;《密集金剛》傳給楚氏;《勝樂輪》則傳給密勒日巴;因此有些觀點認為瑪爾巴傳出了俄氏噶舉、梅氏噶舉、楚氏噶舉和密勒噶舉等等。

總之,瑪爾巴將他的密法系統獨立的傳給不同的弟子,致使了噶舉後續的流傳。而密勒日巴又是以《勝樂輪》的傳承聞名,因此如《青史》之中則將密勒日巴算在勝樂輪的傳承上師。


《眾主噶舉派源流簡介》是藏人行政中央宗教部,委請各大教派領袖指派堪布學者介紹各自歷史的成果,噶瑪噶舉派指派的代表是子杰堪布,為 上師大寶法王所指派。經 上師大寶法王推薦,解脫協會將其內容採段落整理翻譯與呈現,共饗華語讀者。

堪布噶瑪雷通(子杰堪布),早年披剃於拉浪大吉祥寺國師嘉察仁波切座下,稍長後進入噶瑪巴祖庭隆德寺的佛學院就讀,依止國師嘉察仁波切、噶旺堪布等師資以研學;畢業後得「阿闍梨」位並承擔佛學院的部分教學責任,持續創作許多歷史課題的著作和藏譯英的佛學譯作迄今。

影片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