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时间:2020年12月26日(六)
活动地点:上慈居
参与人数:线上100人,现场30人。
主办单位:解脱协会
主办人:罗卓仁谦
纪录:柯君桦

 

上师供养会:华语地区唯一寺院级修法

2020年12月26日,解脱协会为 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来年值逢本命举行“上师供养会”。依据藏历、藏史等记载,藏地与汉人化圈皆有此“本命年”传统,即根据流年生肖于当事人之吉凶判断。又、为免除值此年者运势起伏跌宕、传统上为其举行祈福仪式堪称普遍。
上师供养会的全会程含括:与会众《般若心经》诵唸暨补缺,臻至10万次圆满;《文殊真实名经》多次;完成《多罗五尊成就法》行者执行护摩1万次。后续本会亦规划造像、动物救济等金额。如是诵经祈福、护摩息灾、供养造像、布施救济之法会规模与设计齐备,已达传统藏传佛教寺院等级,是华人地区全华语进行的唯一道场。

上师是什么?为何上师至关重要?

上师,梵语中称为गुरु(guru)、藏语称为喇嘛(བླ་མ),基本词义为破无名闇者,目前普遍指涉为替行者揭示知识的引领者:我们由出生开始无论有意无意、皆在长养著自身;举凡意气相投的友人、令人称羡的履历、充满成就价值的志业等等,日常生活所欲种种一切皆是“我”的聚积。而当苦难来临时、诸如此等一切能助于我者,只能是借由反复去诉苦、反复去追求替代补偿。

试问、“我”所带来的苦、又如何能够以惯性之“我”在世俗寻求的更多的“我”从而得到得到完整?
措不及防的苦难往往告诫著“自我”的脆弱性,平时我们习以为常的认知与掌控一向只是片面。只是平时,我们以为自己所在的位置、与他人所认为、与真实之所在,皆是甚为分歧且难以被察觉的。
世俗的层面如是、而修行层面上我等行者又何能够以己之认知之力、解读间隔数千年前之经文?以己之有漏五蕴所感、自证己身走在正法之途?

因此,一位明经通论、能证能引的上师的重要性由此不言而喻。噶举承传中除佛法僧之“三宝”,亦强调“三根本”——以“上师”为首的本尊及护法之崇敬。

“上师开启教诫宝藏门”——金刚总持短祈请文

只有密法重视上师吗?
只是,佛教诸多传承、诸多宗派为何仅有“密法”关乎上师?

佛教、或者说、一切佛陀所关注、进而开展之知识,不外乎是面对以人类为中心之有情众生的解脱离苦。不过、此所言“知识”的词义,却有种种层次可以进一步讨论。

首先,一切书面图像、语言所能传达、所能流通者,应是最外围之知识。进一步地,举凡游泳、骑脚踏车等等,并非我们透过肉眼看见、透过转达理解便能达到,必须借由实际身体操作进而掌握“经验”而得,此则为难以言说、必得体悟而得之身体技术知识。


更甚者在于,依于众人之所经历、所学习令各别有不同之观点。进而产生有诸如“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所言等种种境界之别;此则为不可言说、不可观看、只得个别体悟之最内层,关乎思想、境界、见地之知识。正如同佛陀曾言道:

“见者不空,智者各别内证”——《随念三宝经》

而“佛陀之法教”含括信仰面的“崇奉”、书面之“教理”,亦包含身体实践之“修行”。又、噶举派之密法观念,强调佛性知识不仅只蕴含在“心智意识”亦包含于“物质构成”的暇满人身。各种实修内容,诸多是为统摄心智与意识之两者,目的在于为令行者取得究竟智慧。
既是所谓含括“关乎心智层级的身体锻炼”诸如气脉、瑜伽、禅定等等训练,其过程也绝非项日常一般游泳、骑脚踏车那般显见于外。是故在未有相当训练的状况下、常人难以由一般外在条件明辨。因此,外在唯一能显见、能作为我们观察的条件者,仅有代代犹如珠鬘般明朗而至贵的传承。

 

金刚总持帝洛那洛巴,马巴密勒法王冈波巴,
普明三世遍知噶玛巴,四大八小传承持有者。
止达察派俱得竹巴等,于甚深道大印得自在。
达波噶举无比众生怙,于诸口传上师做祈请,
持有传承记述祈加持。

——金刚总持短祈请文

 

由是乎, 第十七世尊圣大宝法王・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无比达波噶举及众主冈仓噶举之领袖、万部遍主、今后世世之唯一皈依处吉祥上师。于我等噶举传承之追随众人之至重至要,或可以从此豹窥一二。